<button id="lm4kr"><tr id="lm4kr"></tr></button>
      1. <li id="lm4kr"><object id="lm4kr"></object></li>
      2. <progress id="lm4kr"><track id="lm4kr"></track></progress>

        <button id="lm4kr"><acronym id="lm4kr"></acronym></button>

      3. 漢朝皇帝百科

        廣告

        “草根皇后”衛子夫有怎樣的傳奇人生?

        2011-07-07 12:23:26 本文行家:龍亦爰

         以女奴的身份一躍成為大漢朝的國母,這是衛子夫以及衛氏家族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子夫起舞子夫起舞

          衛子夫的傳奇經歷固然有她自身努力奮斗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不可控制的因素。在衛家風光無限的時候,在衛子夫即將高升皇太后的時候,卻又以衛家滅門的慘劇收尾,二十多年的絢爛愛情,四十多年的榮華富貴,一瞬間灰飛煙滅,正所謂造化弄人,令人扼腕。假使生命可以重來,假使再給衛子夫一次選擇,她還會選擇與漢武帝相遇嗎?

        草根皇后橫空出世


          時下"草根"這個詞語被大家炒得火熱,咱也湊湊熱鬧,把這個詞語套在衛子夫身上。啥是草根,一句話就是民間的意思,老百姓的意思,比如一個沒有念過大學中文系的人或者一個無名小卒突然之間寫了一本大賣特賣的書,于是被稱為"草根作家"。比如郭德剛,大紅大紫之前,他的相聲不被學院派看好,可是老百姓喜歡,一不小心就火了,于是大家稱他為"草根相聲演員"。

          衛子夫在當皇后之前是一個歌女,連普通老百姓都不如,可以算是草根中的草根了,可就是這一草根卻擊敗了身世煊赫的阿嬌,你說邪乎不邪乎?

          所以,衛子夫成為歷朝歷代貧苦美少女的超級偶像,她們不再為自己出身卑微而傷心絕望,她們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像衛子夫一樣麻雀變鳳凰,就好比時下娛樂界有了李宇春,很多女孩子都相信自己有一天也會突然成為超級大明星。

          嗚呼,沒有夢想的人生是蒼白的人生,把白日夢當成夢想的人生則是愚蠢的人生。

          衛子夫的身世實在是沒什么能夸耀的,正史根本不愿意提及,野史有那么一點零星記載,于是我們知道衛子夫是衛青的姐姐,但奇怪的是姐弟倆卻有不同的老爹,他們各自的老爹是誰書上沒說。姐姐衛子夫是私生女,弟弟衛青是私生子,他們共同的老娘無名無姓,在漢武帝的姐姐平陽公主家里做女仆,具體干啥不清楚。

          衛青怎么進宮的前面已經說過,衛子夫怎么進宮的還得說一說。

          在阿嬌的故事里我們知道她一直沒有為劉徹生下一男半女,劉徹倒不急,認為自己還年輕,但皇帝不急太監急,劉徹的姐姐平陽公主急了,皇帝老弟沒有子嗣這可是天會塌下來的事情。

          她認為劉徹沒有子嗣,全是阿嬌以及那些宮女們的錯,是她們不中用,有毛病,她要親自為老弟選拔宮女。于是,平陽公主不辭辛苦地搜羅了一群美女,衛子夫就在其中,把她們分成若干等級,第一級別的美女琴、棋、書、畫、唱歌、跳舞樣樣精通,不是一般人能夠進入的,需要走后門才可以進入。

          衛子夫是女仆的女兒,當然沒有資格進入第一級別,只好屈居在第二級別,以歌舞聲色為重,至于琴、棋、書、畫平陽公主就懶得教她們了,大概她以為有了第一級別的美女,第二級就無所謂了,充個數而已。

          女人結婚后和丈夫吵架動不動就回娘家,也就是她的老娘家里,而西漢的王孫公子不把老娘的家當娘家,而把自己的姐姐家當娘家,無聊了煩悶了喜歡跑到姐姐家里去散心。

          漢武帝就是這樣的人。平陽公主正是抓住劉徹這一點,精心挑選眾美女,就等劉徹"上鉤"了。

          公元前139年某一天,劉徹領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去長安郊區渭水邊祭奠鬼神,完事后順便到姐姐家里串門。

          平陽公主大喜,趕緊喚來第一級別的美女伺候。眾美女呼啦一下像開閘的水涌向劉徹,有的勾住他的脖子,有的坐在他身邊為他斟酒,有的挽住他的胳膊,還有的坐在他腿上,無一不嬌聲嗲氣。

          可是劉徹卻無動于衷,儼然一個柳下惠,這并不是說劉徹不正常,而是這樣的美女他見多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沒有看到令自己有感覺的。沒有感覺自然不會滋生出偉大的愛情。

          平陽公主只好再喚出第二級別的美女,于是我們的衛子夫隆重登場了。在一群載歌載舞的美女中,劉徹一眼就發現了衛子夫,之后感覺馬上就來了。

          愛情這東西真是奇妙,如果要問劉徹為啥單單選中衛子夫,估計他自己也回答不出來。

          劉徹耐著性子聽完衛子夫宛若夜鶯一般的歌聲,欣賞完衛子夫猶如飛天一般的舞姿,就向姐姐使眼色。平陽公主立刻就明白了老弟的意思,于是把衛子夫領到尚衣軒,也就是換衣服的地方,劉徹屁顛屁顛地跟了進去。在尚衣軒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用說大家都知道啦。

          從尚衣軒出來,平陽公主當即就表示要把衛子夫送進宮里,劉徹龍心大悅。

          衛子夫的傳奇生活就從這里開始。臨行的時候,平陽公主裝作很舍不得的樣子,對衛子夫千叮嚀萬囑咐,搞得像熱戀中的男女生離死別似的,平陽公主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提醒衛子夫:茍富貴,毋相忘。

          初入皇宮的衛子夫并不是一帆風順,由于貴為皇后的阿嬌的破壞,衛子夫幾乎守了一年的活寡。

          劉徹雖然心有衛子夫,但那時候他的翅膀還很嫩,還不敢為了一個女奴與皇后決裂,于是把衛子夫安置在一個秘密住處。

          一年后,宮里釋放一批宮女,大概是衛子夫再也無法忍受清冷與寂寞的生活,與其像小鳥一樣困在籠中,還不如出去繼續做平陽公主家的歌女,唱唱歌跳跳舞。

          于是衛子夫也遞交了申請書。申請釋放的宮女要經過皇帝親自批準,當念到衛子夫的名字的時候,劉徹一震,再抬頭一看,跪在自己面前的衛子夫早已淚流滿面。剎那間,前塵往事涌現心頭,因為阿嬌那個婆娘,劉徹此刻深感辜負了衛子夫一番情意。于是,一番甜言蜜語外加山盟海誓又把衛子夫留了下來。

          衛子夫沒走成,阿嬌氣得跳腳,于是就發生了前文所述的一連串毒害衛家的事情,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衛子夫反而因禍得福,更加受劉徹的寵愛。至阿嬌被囚禁長門宮后,衛氏家族更是沾足了衛子夫的光,權傾朝野。

          衛子夫的哥哥衛長君任宮廷警衛官,弟弟衛青任大將軍,相當于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后來還娶了他的主子平陽公主做老婆。

          衛子夫的姐姐衛君孺嫁入豪門宰相公孫賀府邸,衛子夫的姐姐衛少兒嫁給平陽公主的家人霍仲儒,老爹老娘不咋的,卻生了一個為國家安全問題作出巨大貢獻的兒子霍去病,與他的舅舅衛青一樣也當上了大將軍。

          而衛子夫本人也于公元前128年正式成為"草根皇后",衛子夫所生下的兒子,據說是劉徹的第一個兒子,劉據也很快被立為太子。而此時,劉徹的早年相好阿嬌卻在長門宮默默地垂淚。

          衛子夫的傳奇生活也因此走到了巔峰,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奴婢出身的女人竟然會搖身一變,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后。衛子夫的傳奇生活很快就從宮廷流傳到了民間,民間的說書人作歌曰:"生男不必太歡喜,生女不必太悲傷。試看衛子夫,一家霸天下。"

        危機四伏


          俗話說盛極必衰,在衛家勢力達到巔峰的時候,危機也悄然而至。

          衛子夫是一個端莊賢淑、溫柔敦厚的女人,因為自己的卑微出身,她處處小心翼翼,阿嬌的驕橫在衛子夫身上找不到一丁點的蹤影,因為她的謙卑與自知之明,才使得她穩坐皇后寶座三十余年。

          劉徹晚年的時候是一個旅行愛好者,常常巡游,一方面飽覽祖國的大好山河,體察民情,另一方面尋找長生不老之藥。每次外出的時候,劉徹都很放心地把家事交給衛子夫,把政事交給太子劉據。

          女人四十豆腐渣,衛子夫的聰慧也抵抗不住她的年老色衰,人到中年的她雖然風韻猶存,但與年輕時候的美貌相比自然差了一大截。

          而劉徹本來就不是一個癡情的人,喜新厭舊是大多數男人的心理,劉徹更是如此。于是他不再光顧衛子夫的寢宮,而把頭埋在以王夫人、李夫人、鉤弋夫人為首的美女堆中,一年下來難得見上衛子夫一面。

          衛子夫沒有像阿嬌那樣打翻醋壇子,但毫無疑問衛子夫年老失寵是衛家勢力受挫的第一個危機。

          衛家勢力受挫的第二個危機出現在太子劉據身上。

          劉據是劉徹的長子,初為人父的劉徹開始是喜歡劉據的,可是后來慢慢地發現劉據一點不像自己:劉據遺傳了老娘衛子夫敦厚善良的性格,而劉徹卻聰明能干,文治武功,很具有男子氣。

          于是,劉徹就怠慢了劉據,后來專寵趙鉤弋所生的劉弗陵,這是后話。劉據和老爹在政治觀念上也大不相同,劉據喜歡和平,而劉徹在位期間,卻四處征伐,于是劉據經常勸諫老爹。劉徹在心里看不起他,表面上卻微笑著說:"我這么辛苦,是為了讓你以后輕松一點。"

          劉徹是個殘忍的家伙,喜歡酷吏,劉據卻討厭任何嚴刑拷打。對關押在牢里的囚犯釋放的釋放,減刑的減刑,學著自己的老祖宗漢文帝那樣取消肉刑,一旦發現囚犯是冤枉的,立即平反。

          劉據這些措施深得民心,可是卻得罪了一大群酷吏。這些酷吏之所以被劉徹重用正是因為他們擅長殺戮和逮捕,精通嚴刑拷打,這下劉據斷了他們的鐵飯碗,這些酷吏自然對劉據恨之入骨。酷吏群是一股龐大的勢力,他們開始為了自身的利益勾結起來,處處設計陷害太子劉據。

          衛子夫似乎覺察到了這一點,多次勸說兒子遇到大事大獄,應該留給老爹裁決,不宜自作主張。而劉據認為自己是太子,他們不敢對自己怎樣,繼續我行我素。

          偏偏在這時候衛子夫的弟弟衛青大將軍一命嗚呼,這對衛家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與老爹不和,老娘又失寵,老舅又歸西,那些酷吏群更加囂張啦,劉據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矣。

          有一次,劉據拜見老娘,拉了些家常,多待了些時間,一個叫蘇文的酷吏見縫插針地向劉徹打小報告:"太子與宮女亂搞起來啦!"劉徹一聽,并不惱怒,嘿,你小子啥都不像我,就愛美女這一點像我。于是,反而增加太子東宮二百多個美女。

          又有一次,劉徹小病在身,一個叫常融的宦官鬼話連篇地對劉徹說:"太子聽說你病了,臉上一團高興。"他言下之意就是說,你的兒子巴不得你早死呢,你死了他好做皇帝!

          劉徹聽了龍心大不悅。等過了一會兒,劉據來了,劉徹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劉據的臉上明明有哭過的痕跡,誰說他臉上一團高興了?于是就派人把常融殺了。

          劉據的眼淚是真是假,值得我們懷疑,又不是死了老爹,只不過是小病而已,哪來的那么多淚水?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劉徹劉據父子的感情淡如薄紙,也許是劉據聽到了風聲,知道常融說了自己的壞話,為自保,不得不偽裝哭過的樣子。

        又是鬼神惹的禍


          在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兩次巫盅事件使得衛家勢力急劇衰退,最后導致全族滅亡的慘劇。

          我們知道每個時代每個皇帝都有自己的禁忌,秦始皇對儒生最為忌諱,一個儒生不小心說了秦始皇的壞話,秦始皇就下令活埋了一大批儒生;清朝的時候,皇帝又對文字敏感起來,因"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之類的詩文而導致的文字獄不計其數。而漢武帝劉徹在位的時候,最敏感最忌諱的就是鬼神,他相信鬼神又害怕鬼神。

          劉徹在位的時候至少發生了三次影響較大的巫盅事件,第一次事件在上文阿嬌的故事里已經說過,衛子夫得益于這次巫盅案,榮升皇后。第二次巫盅案使得衛家的男女老少死掉一半。第三次巫盅案,衛家滿門抄斬,衛子夫懸梁自盡,太子劉據不得已起兵造反,最后走投無路也隨老娘自殺身亡。衛子夫可謂成也巫盅,敗也巫盅。

          現在我們來說第二次巫蠱事件。在第二次巫盅事件中衛家充當配角,充當主角的是公孫賀家族。

          事情發生在漢武帝征和元年(前92年),衛子夫的姐姐衛君孺和她的宰相丈夫公孫賀--他們的寶貝兒子公孫敬聲犯了大錯誤。公孫敬聲當時官任太仆,相當于現在的交通部長,是一個惡少,依仗自己的老爹是宰相,姨媽是皇后,作惡多端,而且膽大包天,竟然私吞公款一千九百萬錢。衛家就算勢力再大也包不住這么大的一個亂子,于是酷吏群揭發了公孫敬聲,公孫敬聲被捕入獄,論罪處斬。

          公孫賀驍勇善戰,英雄一世,而此時卻為自己想出了一個餿主意,他想替自己的兒子戴罪立功。當時正巧有一位陽陵俠客朱安世犯案而未被官府抓獲,于是公孫賀請求劉徹,愿緝捕朱安世為子贖罪,劉徹看在他一生為朝廷效力的分上答應了。

          宰相的勢力是強大的,公孫賀果然把朱安世抓住了,朱安世被抓后得知公孫賀為了替兒子贖罪而逮捕自己,憤然曰:"這老不死的想害我,恐怕自己也要滅門了!"于是在獄中上書,告發公孫敬聲如何與陽石公主私通,如何用巫術詛咒劉徹趕快死掉,又如何在劉徹常走的御道旁邊埋下用來詛咒的木偶。

          晚年的劉徹已經成了一個超級大笨蛋,一聽到這樣的話就像瘋子一樣立刻失去理智,還沒有做任何調查,就憑朱安世的一面之詞,就下令逮捕公孫賀父子。又把這個案件交給酷吏杜周處理,杜周見表現自己的機會來了,非常賣命,硬是用鐵棍逼他們招了供。

          結果是公孫父子囚死監獄,公孫家族男女老少全部砍頭。受此牽連的衛子夫的女兒陽石公主、諸邑公主雙雙自殺,衛青的兒子衛伉被斬首。衛家親屬幾乎牽連進去一半。

          陽石公主、諸邑公主都是衛子夫的女兒,長平侯衛伉是衛子夫弟弟衛青的長子,也是衛子夫的親外甥,公孫賀家族與衛子夫是至親關系。這些人死后,衛子夫和太子劉據的地位更是處于風雨飄搖的境地,所以史家評述說:"巫蠱之禍起自朱安世,成于江充,遂及公主、皇后、太子,皆敗。"

          接下來就是第三次巫盅事件。這次巫盅事件的主角是衛子夫和太子劉據,充當導演的則是老奸巨猾、陰險狡詐、恨不能將衛子夫母子千刀萬剮、碎尸萬段的小人兼劊子手江充。

          如果說衛子夫從歌女到皇后,平陽公主是她的福星,那么令衛氏家族從興盛到滅亡的江充就是衛子夫及衛氏家族的災星了。

          江充是趙國邯鄲人。他有個妹妹擅長歌舞,嫁給趙國太子丹。江充本人也受到趙王彭祖的寵幸,為趙王的門客。后來他得罪了趙太子,趙王派人殺了江充全家,只有江充一人逃到長安,向劉徹打小報告,說趙太子丹荒淫無恥,不但跟姐姐通奸,還跟他老爹的小老婆亂搞。劉徹大怒,廢掉了趙太子丹。

          江充揭發有功,劉徹召見江充,江充長得很魁梧,穿著新奇的服裝,劉徹見了很驚奇,愚蠢的想法又來了,以為他是世外高人,對左右的侍從說:"趙國果然有很多高人啊!"

          江充這個小人很快就得到劉徹的寵信,做官做到直指繡衣使者,相當于首都特別檢察廳廳長,專門負責抓捕長安附近的盜賊。當時長安貴族多奢靡,江充進行了嚴格懲治,劉徹以江充為忠臣。江充更是有恃無恐,連公主都不放在眼里。

          有一次,一位公主帶著仆從奔馳在皇帝專用的御道上,江充派人把隊伍截住,公主說:"皇太后曾下令特許我用御道。"江充狡辯說:"既然允許公主使用,其他人不準使用。"于是把仆從和車馬全部沒收,并把這件事告訴了劉徹。劉徹不但不惱怒,反而贊賞江充的做法,更加信任江充了,江充之名"威震京師"。

          第二次巫盅事件不久,劉徹老家伙病倒了,移駕到長安附近的廣泉宮療養。這時候劉徹已經六十七歲了,隨時都有可能四腳朝天一命嗚呼。

          江充一向與太子劉據不合,劉徹還在的時候還有個靠山,一旦老家伙翹了辮子,太子劉據做了皇帝一定不會放過自己。于是,為以后著想,江充勾結了一批酷吏,趁劉徹還在人世,密謀要把太子劉據搞下臺,最好是搞死。

          不用猜,江充用的還是那一套,把太子劉據和皇后衛子夫陷于巫盅案之中,這一招對晚年的劉徹屢試不爽。

          于是江充搖著尾巴對劉徹說:"殿下,你知道你為啥得病嗎?"劉徹搖頭。江充又說:"都是妖魔在作怪,老百姓最近亂用巫術。"劉徹嚇出一身冷汗,遂命江充徹底大搜查。

          江充先是在長安城作威作福了一番,抓去一批無辜老百姓,對他們進行"逼供":殘忍的酷吏們把燒紅的鐵條放在所謂的犯人身上烙,用鐵鉗去拔犯人的頭發、牙齒甚至生殖器。是人都受不了這種折磨,于是他們只好"自動招認"。

          江充這樣做的目的是使劉徹確信自己的病是由巫盅引發的,為把毒手伸向太子和皇后鋪路。

          在長安城亂搞了一通之后,江充又說:"根據我們的精密調查,巫盅的大本營就在皇宮。"

          劉徹頭一點,一場聲勢浩大的搞得雞犬不寧的皇宮大搜捕立即展開。

          實打實的搜查當然搜不出什么東西,江充在大搜捕之前早就派人偷偷地把桐木人藏在了太子和皇后的居所。

          于是,江充派出去的酷吏把太子和皇后居住的宮殿翻了一個底朝天,皇后衛子夫已經嚇得不能夠站立,需要人扶著才能夠站穩,太子劉據一副泰山壓頂不為所動的樣子,他相信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如此裝腔作勢地搜捕了一番,然后,江充報告劉據說,他"終于"在太子和皇后的宮殿搜到了用來詛咒的桐木人。

          衛子夫當場暈倒在地,劉據也大驚失色,他大叫著"這是陷害,這是陰謀",要親自面見老爹澄清事實,但江充堅決不許。緊要關頭,劉據問他的老師石德怎么辦。石德說:"明擺著,江充小人要置你們母子倆于死地。為了救命,不如先殺了江充,再做打算。"

          事已至此,只好殊死一搏,于是劉據下令逮捕江充,并把他的手下一網打盡,江充至死也不會想到太子會使出這一招,反抗皇帝老爹的命令。江充被抓后很快就被殺了,頭被丟去喂狗,死不足惜。

          不幸的是漏網之魚江充的手下蘇文跑到劉徹那里,把一切告訴了劉徹。劉徹氣得大叫"反了,反了",馬上命令宰相劉屈牦逮捕劉據。

          劉屈牦率領的政府大軍與劉據的數萬軍民聯合兵團在長安北部短兵相接。可憐我們的劉據,他手下的那些嘍啰,哪是政府大軍的對手,本身又沒有多少打仗的經驗和才干,于是乎,血流成河,劉據的老師石德等得力將士全部戰死。

          劉據帶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狼狽出逃,逃出長安城,來到湖縣,投奔他的一個老部下。

          老部下舍身相救,不料在安置他們的時候被湖縣的縣令發現。當時已經下達了全國通緝令,湖縣的縣令也是一個酷吏,見生意來了,便迫不及待地率兵捉拿逃犯劉據。劉據和老部下再次反抗,寡不敵眾,徹底失敗了。劉據不想受辱,于是懸梁自盡。他的兩個兒子和老部下也命喪黃泉。

          劉據叛變時,衛子夫憂心忡忡,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噩夢不斷。不久,一個令她絕望的消息傳來,太子劉據失敗,逃亡,生死未卜。而衛子夫本身也卷進巫盅案之中,她預感到自己悲慘的結局即將來臨,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的是,自己辛辛苦苦三十多年侍候劉徹,打理后宮,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結果呢卻弄得個陷害自己的丈夫這樣一個大逆不道的罪名。嗚呼,人間還有清白乎?人間還有王法乎?

          不久,劉徹派人到衛子夫所居住的宮殿沒收了她的皇后玉璽。衛子夫交出玉璽之后,拒絕再受任何的凌辱,于是三尺白綾繞過梁頂。衛子夫是一個善良的女子,卻做出如此剛烈的決定。自殺之前,她痛哭了一場,把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來。

          衛子夫死后被劉徹草草地安葬在長安城南的桐柏亭。衛子夫的一生在香汗淋漓的傳奇中開始,在血淋淋的傳奇中結束,她帶給衛氏家族長達三十八年之久的榮耀,也帶給衛氏家族瞬間的滿門抄斬--劉徹這個老混蛋不久就下令屠滅衛家三族。宮廷的政治斗爭為人間帶來一片血腥,受害的往往是那些無辜的人。

          我們常常說一個偉大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如果劉徹也算偉大的話,那么他背后偉大的女人無疑就是衛子夫。但她依然是個可憐的女人,依然沒有逃脫大多數美女共有的命運--作為男人的玩物、政治的棋子。
        參考資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本文行家向Ta提問

        龍亦爰散文,小說作家。亦擅長歷史研究。

        行家更新

        最新伦理好看的电影